接到許醫生的來電,
我很驚訝,因為今天沒有許醫生的診,
她說VanVan血壓很低,80,
開刀後又上升現在卻又下降了,
A/G比雖然有0.7,但是病毒卻是攻擊神經,
四隻也很無力,可以說接近癱瘓,
助理餵食,VanVan反應很激烈,
所以不勉強他,
許醫生請我過去餵食看看他會不會吃,
問我希望在哪裡安寧照顧他,
家裡還是醫院?我說醫院,
因為他現在無法自行排尿,
接著導尿管,所以我還是希望他在醫院得到更好的照顧,
最後醫生說,如果他狀況惡化下去就不急救,
讓他舒服的走,當然也一定會先通知我。

當時我已經在去醫院的途中了,
很堅強的聽完電話,
很脆弱的大哭,淚流滿面。

看到van van的時候,
我已經擦眼眼淚,超開心的看到他,
他看起好虛弱,
導尿管的血紅顏色有變得比較清澈,
他很努力的睜開眼睛看著我,
第三眼瞼佔據了他藍眼睛的1/3,
他的身體是呼嚕嚕回應我的。

我撥掉了他的頭罩,
用頭蹭著他,馬麻來看你囉!
他便自己開始舔手理毛,
也許沒力氣往身後舔,
我曾經說過他很少舔我,
蹭他頭的時候今天他又狂舔我,我感受到他的開心。

我跟他說,我們吃飯飯好不好?
如果你不吃也沒關係喔,不用勉強,
我用額頭蹭著他的額頭,
這是我和他之間小動作,
他最喜歡的。

他很乖的把嬰兒泥吞下了,
吃第二管的時候,助理在我旁邊很驚訝的看著這一幕,
完全不敢相信,
他是要吃的,很快的吞下,
吃吃的時候他似乎有點力氣了,
我叫他名字的時候,他有力氣會回應我,
讓我好高興得一直磨贈他的頭說他好棒,
吃到10CC的時候,他有突然打了嗝,
我想可能是太久沒進食,
放慢步調,像小嬰兒那樣,餵了一管,
抬高他的頭部,彎手輕輕的拍著他的背,
就沒有漲氣一直打嗝的感覺,
我餵了一個小時,吃了24CC的嬰兒泥。

我離開的時候我的腳麻了,
維持一個蹲姿太久,
一跛一跛的離開醫院,
但是值得,他吃了。

回到家淚又開始潰堤,
哭累了睡著了,
醒了,淚流,
在清晨寫了這篇文章,
我清楚的知道這是最後,
最後我能給他甚麼?
他不愛玩具,
只愛跟人撒嬌,
他只愛人.....

2cb00oYS5NSnrh8DV7EP8f

6EcG0B4rWZkfy2Q1WJIUG6
創作者介紹

kerry簡約低調的喵

kerry12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